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信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抚养权不应成为家长博弈的工具

      近年来,随着离婚率的提高,在法院受理的涉未成年人诉讼中,变更抚养权的纠纷逐渐成为“离婚后纠纷”的主力,短期内反复诉讼现象突出。在离婚判决确定子女抚养权的1~2年内,个别案件甚至在法律文书生效数日内,当事人便再行提起抚养权纠纷诉讼。未成年子女真实意愿表达有一定阻碍,通常易受父母影响,并且父母之间矛盾深,甚至祖父母或其他亲属也参与其中,调解难度大。抚养权不仅是父母之间的争夺,甚至演变成双方家庭之间的较量。抢夺孩子、藏匿孩子、用情感绑架孩子的现象突出。

      ■案例一:母亲常年出国在外, 
      女儿更愿与父亲生活
      刘某良(男)与李某伟(女)1998年结婚。2006年,李某伟在加拿大生育女儿刘某某(中国籍),后女儿经常在中国、加拿大两地分别居住。2009年8月,二人协议离婚,约定婚生女由女方抚养监护,和其共同生活。随后,女儿随母亲回到国内居住,期间母亲经常在加拿大居住生活回国甚少,女儿主要由其姥姥照顾生活,在国内接受教育。
      在探望女儿时,因离婚的矛盾纠葛,男方常受到阻碍。在冲突多次后,男方未经女方同意,将女儿带至北京跟随其一起生活,并于2018年2月起诉要求变更抚养权。诉讼时,二人均未再婚,收入情况均良好,男方表示不主张抚养费。
      双方对抚养权争执不下,且因家庭矛盾较深,调解多次未果。合议庭经过综合考虑,女孩已满10周岁,面对父母各执己见,无法达成一致,女孩表示,有记忆以来自己与父亲联系更多,有心事更愿意与父亲说。母亲将其带到石家庄后自己离开,在加拿大上学感觉不如国内开心。她自己想回国,愿意跟随父亲生活,也希望父母家人不要再不断地让她选择,逼问她的想法。
      最终,合议庭依照法律规定,综合考量双方抚养能力、婚生女个人意愿、生活教育习惯等因素,支持了男方的诉求,判决刘某某由父亲抚养。后女方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父亲获得抚养权却不
      抚养,孩子改判给母亲
      李某平(女)与李某(男)2003年4月登记结婚,2006年3月,生育一女儿李某某。男女双方因感情不和于2015年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女儿李某某随父亲生活,母亲给付抚养费。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渐入青春期,李某平以随母亲生活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并要求李某支付抚养费。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双方离婚后,虽约定女儿随父亲生活,母亲给付抚养费。但实际在离婚后,女儿就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父亲既没有将女儿接到身边予以照顾,也没有支付过任何费用。审理过程中,法官多次做李某的工作,让其考虑女儿对母亲的亲近依赖程度,以及长期形成的生活环境与习惯。但李某仍坚持主张女儿的抚养权,不同意由母亲抚养。法官经询问,女孩明确表示,父亲很少关心询问其生活学习情况,也很少来看望她,其愿意随母亲一起生活,让母亲抚养。
      法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综合了女孩日常生活一直随母亲、父母离婚后其心理很敏感等情况,为使其有稳定的生活学习环境,判决支持了李某平的诉求,女儿由母亲抚养,并由父亲按月支付抚养费。后男方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变更抚养权      
      要以子女利益最大化为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6条规定: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
      据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法官李瑶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如果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的,法官会根据具体案例情况,考虑将抚养权判给哪一方。
      “子女随哪一方生活时间较长,哪一方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有利等情况,都需要进行充分考虑。”李瑶说,如果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
      通过案例可以看出,抚养权争夺战,往往掺杂了很多个人情感,离婚的怨恨,双方家庭的较量。让父方或者母方将子女视为个人私有,忽视子女权益,不能理智客观的对待,引发矛盾升级。部分父母从自身利益出发处理子女抚养事宜,将抚养纠纷作为自身利益博弈的新工具,导致未成年人成长环境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缺乏一定安全感,对其身心健康成长造成一定影响。
      法官李瑶提醒,变更子女抚养权要在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合法权益的前提下,以子女利益最大化为中心。以上两个变更抚养权的案例,法院综合了未成年子女的意愿及实际生活需要,在符合未成年子女利益的前提下,最终都予支持。
      法官呼吁,维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在构建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保护网络的同时,需从源头着手,降低纠纷发生风险。建立健康婚姻观、家庭观,慎重对待婚姻,树立家庭责任感,努力为未成年子女成长提供稳定和谐的家庭环境及物质支持。即使婚姻破裂,也要注重保护子女,尽量避免对子女的心理及生活造成不良影响。父母应当转变视角及立场,尊重子女的主体地位,重视子女的正当权利需求,摒弃将子女作为个人附属或利益博弈工具的观念。
      ■本报记者周斐 通讯员朱婧伟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